@enc_金丹:公交车好坐

“希望地铁3号线和10号线建起来后状况会慢慢好起来。”邱先生说,但同时他也有担心,“我这个周末去江宁体会了一下,我一个同学买在了江宁大学城,倒数第二站,交院。我从新街口到那里,全程45分钟,下班高峰没有位置,空气浑浊,站得累死。我当时想想,公交车还是有优势的,排队至少还能有位子,开窗透气。可以考虑加车。”但桥北不少车队的队长也向记者表示,虽然早晚高峰客流量很大,但非高峰时段车内还是比较空的,而且加上来的车不是堵在桥北就是堵在城区,车队表示也很无奈。

希望地铁3号线10号线 通车之后状况会慢慢好起来

2年前,邱先生在桥北买了房子,从此,便带着少妻,加入了“渡江战役”的大军。“2年前,天天6点30起床挤公交,受不了啊,就买了辆车。”但让邱先生始料未及的是,买了车后,邱先生免去了寒冬酷暑在外等车之苦,却要起得更早,“公交车起码可以走专用道,快一些过桥,开车就得排着慢慢等,想不堵就得5点起床争取6点上桥。”痛定思痛,再加上后来妻子怀孕在家,邱先生便很快又放弃了开车,重新加入挤公交大军。目前,邱先生每天下午4点从军区总医院上34路,4点40到盐仓桥,再转151区间花半小时回威尼斯水城。而只要他晚走一会儿,就必定会被堵在路上,七八点钟才能到家。

而早高峰,各“独立团”则拼抢得更为惨烈:桃园和泰山新村由于江北大道快速化改造和地铁10号线建设,通行缓慢;服装城附近也因施工有道路封闭;弘阳广场则车流量太大,只能慢慢排;好容易突破层层防线到达大桥,呵呵,由于桥北早上无数“独立团”,最后都是要汇集到上桥口,但大桥上就两股车道,公交车占了一股,所有车辆就只能慢慢排一股车道,谁都不能急,除了事故就是“毁灭性的”。“无路可绕,不堵才怪。”邱先生说,每天上下班过桥,都是一场“硬仗”。这两幅图,是每个桥北进出城上班族的真实写照。

@無想風:每天堵两次,每次堵半天。有次我们高数老师头天晚上来浦口答疑,回家时班车堵在大桥上到天亮,然后换早班车又回浦口接着上课。

@忆我徽州:我们是桥北游击队,从天润打到服装城就可以,每天也被堵几次。

网友回复

@enc_金丹:公交车好坐,谁去买私家车?私家车好开,谁去骑电瓶车?电瓶车好骑,又会有谁天不亮就去等公交车?

@西瓜控丸子d璐瑶: 大厂远征军的伤不起!!!走着走着就不晓得加入了哪路独立团。

“我虽然在桥北只住了两年,渡江经验还浅,比不过那些过江的前辈们,但不是天天过大桥的人真是体会不了我们这种‘切肤之痛’哪。”也正因如此,在听了一个刚搬来桥北的朋友对大桥之堵的控诉后,他的灵感犹如“滔滔江水泛滥,一发而不可收拾”,抬手便启动主机按钮,绘制了《桥北过江战役图》。“在百度上截了地图,又参考了一些军事地图。”很快,一幅标着“血战泰山新村”、“明发独立团”的“过江战役图”便完成了。当天转发便过千,并在南京各大论坛疯转。

“凡是有爆炸状标识的,表示这里都是在发生激战,都是堵车严重的路段”、“箭头表示各个大的车流”、“堡垒一样的是关卡,通过这里很难”、“因为很多地方限行,所以想上桥,只能通过我箭头指的这些方向想办法绕上桥”。邱先生还跟记者重点推荐了地图上标注的“四平路转盘——勇敢者的游戏”这一标识:这里每天晚高峰建宁路两个车道,大桥南路下面两个车道,大桥高架上面两个车道,起码六个车道的车一起挤上桥的两个车道(还是坡道),没有谁发扬风格让一让谁,你犹豫了,别人就上去了,你后面的就立刻按喇叭催你,总之是谁胆大谁上桥,车技不好的都不敢来这儿开哪。

记者对话绘图网友

开车过大桥想不堵 5点就得起床,争取6点上桥

交通违法不杜绝 过江只会更堵

@卡卡:七点出门,七点一刻抵达浦珠路,半个小时。动了30米左右。左边是占公交车道飞驰的,右边从非机动车道跑路的,留下老老实实原地排队的……按照目前速度。抵达上桥口,起码一个小时啊……桥北地区的交通禁令很多,但基本都是形同虚设。违法行为如果得不到及时的制止和惩处,还有多少人愿意继续吃亏去遵守规则?桥北只会陷入混乱的恶性循环。

@怀揣石头:刚买车那年还可以单刀突进,一路无阻,一年前还可以迂回回龙桥突袭成功,昨天开始直接大桥重伤,阵亡在弘阳广场,比以前早走半个小时,迟到一个小时。

“布莱德利,你的威尼斯独立团现在在哪里啊?”“我的独立团现在已经到达上桥口!”“太慢了,必须在9点以前攻占新街口……姚司令,你的大厂远征军在哪里啊?”“我的远征军还堵在泰山新村,油耗惨重”……这不是电影中的战争场面,而是网友@南京桥北新闻独自创作的“桥北早高峰过江战役图”。这张图一经发布便“瞬间”走红,除了在微博转发过千,也被网友们转发在了南京各大网站。由于反响太大,他又趁热创作了“晚高峰渡江战役”。

网友发布的“过江战役图”。

“我开车走过很多地方,每次遇到很困难的状况,我都会告诉自己:没事,大桥咱都能挤上去……”@南京桥北新闻的博主姓邱,前天下午4:00,记者正准备在qq上对他进行采访,他却匆匆回复记者,自己得赶紧回家了,“如果此时不走,又要堵到8点才能到家吃饭了……回头跟你细说,每天都过江,一把辛酸泪啊……”于是,记者的采访又被迫推迟到了晚上8点30。